廉政建设专题

“三贪”公路局长受审

5月9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出节目《"三贪"局长现形记》。以下是节目实录。  
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位 “三贪”局长,哪三贪呢?贪权、贪财、贪色。这位就是三贪局长,原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局长李国蔚。除了“三贪”局长,李国蔚还有一个绰号,赣州第一贪。这个局长到底有多贪呢?我们先来看看从他家搜出来的部分赃物: 
两个小小的金酒杯就价值1万多元;一块劳力士手表价值2.2万元;还有价值6.8万元的"索尼"牌等离子彩电;价值2.8万元的高级音响;价值7900元的高级数码照相机;而一瓶"路易十三"洋酒价格高达8150元;另外,办案人员还从李国蔚的亲属和朋友家里搜查出60多万元人民币、4万多美元和1万元港币,而这也只是李国蔚收受的部分脏物。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杨坚告诉我们,这个案子是建国以来,赣州市职务犯罪金额最大的一个案子。  
杨坚是李国蔚案件的主审法官,他给我们搬出了检察机关指控李国蔚犯罪事实的案卷,这些200页左右的案卷就有39本,装了整整一个柜子。记录了从1999年1月到2004年6月,李国蔚收受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  
杨坚:“在短短几年之内他收受贿赂165次。"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最后认定李国蔚从1999年以来,通过为别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197万多元。同时通过对李国蔚家庭财产的调查,发现他有367万多元的财产来源不明。  
杨坚说:“他犯罪数额共计500多万,在我们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是非常大的数字。"  
李国蔚接受的贿赂,加上不明来源的财产,高达500多万元,赣州是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当地的公务员月收入不过一千多元。而李国蔚坐在公路局局长的位置上,却是逮个机会就收钱,逢年过节收、检查工作收、考核评比收、庆典收、生病住院收、搬次家也要收。可真够贪得无厌的。那么,李国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来看看他的腐败之路。  
李国蔚是土生土长的赣州人,1956年出生于赣州市所辖的赣县。从学校毕业之后,就进入到当时的赣州公路分局工作。  
赣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张继田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给我们讲过自己的成长过程,他是从一般的技术人员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  
李国蔚从1992年任赣州公路分局副局长,之后青云直上,1995年任抚州公路分局局长,1999年任赣州公路分局局长。2002年6月之后,李国蔚一直担任赣州市公路局局长。  
张继田还说:“他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曾经努力工作、克己奉公。”  
李国蔚的蜕变是从担任江西省抚州公路分局局长开始,正是从这个时候,李国蔚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办案人员用“独断专横”来形容李国蔚的变化。赣州市纪委在调查中发现,李国蔚的第一笔受贿就是在抚州公路局的后期,收了瑞金分局副局长送的2万元人民币。  
张继田说:“随着地位不断提升、权力不断扩大,他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李国蔚在赣州公路局担任局长的几年时间里,也是赣州市公路发展最快的时期,每年都有十几个亿的资金投入,这些年从他的笔下签出的资金,至少有几十亿元。  
赣州市纪委纪检监察二室主任饶正飞告诉我们,李国蔚一年就能造就十几个百万富翁,所以捧他的人多,拍马屁的人也多。  
从赣州市公路局到下边18个县市公路分局,所有的工程项目安排、资金调度、人事任免都是李国蔚一个人说了算。为了得到一些项目、得到职务上的升迁,一些人开始给李国蔚送钱物。  
张继田说:“大都借着过年过节以及李国蔚住院、搬房这些名义,行贿数额少则几千,多则五六万元。”  
在赣州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中,37个向李国蔚行贿的人员当中,除了4个人是公司的老板,两个是他的侄子之外,剩下的31个行贿人员都是赣州市公路局的各级负责人,包括与他共事的几名副局长,以及下属分局、下属单位的负责人。  
张继田说:“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而他收受贿赂70%来自他的下属。"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在行贿名单中,还有李国蔚的两个侄子,为了包揽一些公路工程,向给李国蔚行贿21万元。  
赣州市纪委副书记陶远鸣说:“ 他对金钱的贪婪已经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  
就在赣州市纪委对李国蔚采取“双规”措施的前4天,他还带着一个女人到赣州市崇义县的一个山庄嫖宿,走的时候,还收受当地公路分局负责人送的3万元现金和一台价值1.5万元的笔记本电脑。  
赣州市纪委告诉我们,凡是公路局管的工程项目,只要有油水,李国蔚都要插手。而他一手遮天,独揽大权的目的,就是要把手中的权力变成商品出售。那么,这样一个利欲熏心的贪官又是怎么被挖出来的呢?  
熟悉的人都说,李国蔚在赣州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但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公路局盖办公楼和宿舍楼,他都要请人看风水。平时,李国蔚随身都带着护身符,保佑自己官运亨通。去年3月份,公路局纪检部门在办公楼政务公开栏上,布置了反腐倡廉宣传栏,李国蔚却觉得刺眼,刚挂了两天,他就让人强行撤掉。可是尽管如此,李国蔚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从2003年的4月份开始,赣州市纪委信访室就不断接到群众的举报信和举报电话,反映公路局局长李国蔚收受巨额贿赂的问题。但由于这些举报材料没有明确的线索,赣州市纪委并没有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直到2004年的6月份,当大量的举报信再次将矛头指向李国蔚的时候,赣州市纪委决定对李国蔚进行立案调查。  
陶远鸣说:“第一天动了他一个亲戚,李国蔚已经预感到是冲他来的。”  
犹如惊弓之鸟的李国蔚,马上召集家人和亲戚一起,订立攻守同盟。  
陶远鸣:“他立刻召集家人,交代他们哪些问题不能说,并且让他们赶快离开。”  
就在案发前几天,李国蔚将138万元赃款转移给自己的侄子藏匿,另外将110万赃款转移给广东的个体户藏匿。他们夫妇还亲自携带着70万现金,到广东存进了银行。在6月10日,也就是李国蔚被双规的前一天,他还在一家商厦的底下停车场,向一个公司老板退回了20万元。  
陶远鸣说:“他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对手,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应对我们的调查。” 
 2004年6月11日,赣州市纪委正式对李国蔚进行立案调查,在离赣州市区几公里的地方,李国蔚被赣州市纪委实行"双规",纪委的办案人员和他展开了一场调查与反调查的心理斗争。  
饶正飞:“交代问题时,他会大发雷霆,说自己没有问题。”  
陶远鸣:“他矢口否认,他公开讲,你不要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东西来。”  
面对李国蔚的抵抗心理,赣州市纪委开始在外围寻找突破口,他们几次在公路局召集科级以上干部,以及赣州市所管辖的18个县市的分局领导开会,要求向李国蔚行贿的人主动交代问题,对于主动交代问题的干部采取网开一面的政策。  
陶远鸣说:“要打破他攻守同盟的心理防线,首先要分散他的力量。”  
在对李国蔚采取心理攻势的同时,办案人员也开始对他的家里和亲戚进行了调查。然而李国蔚家里显然已经进行了精心的准备。  
陶远鸣:“60多元钱一瓶的葡萄酒也转移出去了,我们的搜查一无所获。"  
最后办案人员在李国蔚的家里发现,他的床头上摆放的唯一一本书,是刚刚公布的《中国共产党党内处分条例》。  
饶正飞:“他天天躺在床上翻条例。”  
李国蔚对照党内处分条例,仔细的分析自己收受他人钱财的行为,和妻子一起订立了攻守同盟。  
另外,李国蔚还向公路局的纪检书记询问,“零口供”是什么概念,并让他们找来有关的法律资料进行研究。就连摆在李国蔚家里的这台等离子彩电,也被做了手脚。揭开这个“TCL"标志之后,下面的标志竟然是"索尼"标志。赣州市纪委的办案人员告诉我们,这个假标志是李国蔚花10元钱订做的,目的就要掩人耳目。  
为了逃避党纪国法的制裁,李国蔚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除了订立攻守同盟,熟悉相关法律条文,他还抓紧最后的时间,想方设法转移赃物,不让办案人员发现。李国蔚给自己筑起的这一道道防线,能够帮助他掩盖罪行吗?  
赣州市纪委按照纪检监察条例的规定,对李国蔚的家人,以及直系亲属在各个银行的存款进行了查询,查询的结果也是帐上没钱。  
办案人员在对李国蔚展开心理攻势的同时,24小时陪护在他身边,同吃同住,在负责他的安全之外,还随时注意他的心理变化,同时办案人员还给了他生活上的照顾。  
陶远鸣:“想用他对亲人的眷恋之情,对女儿的眷恋之情,促使他交代问题。”  
就在李国蔚做着激烈心理斗争的时候,办案人员通过李国蔚的亲属,得到了一个信息,在李国蔚的家里有一个煤气罐,看上去和普通的煤气罐没任何区别,但在煤气罐的下面却另有天地,是李国蔚找人精心制作用来窝藏赃款赃物的,除了家里人没人知道这个秘密。  
饶正飞:“用了一个晚上激烈的思想斗争,第二天凌晨5点,他交待有一部分钱埋在他三哥的房子旁边。"  
得到这个信息之后,赣州市纪委立即派出办案人员,赶到山区农村的李国蔚三哥家,在他家附近的地底下,挖出了一个捆的严严实实的包裹。  
陶远鸣:“在山脚下的垃圾堆下埋藏了密码箱,装有280万元。"  
办案人员乘胜追击,又找到了李国蔚其他埋藏钱财的地方。在赣州市内一间出租屋内,李国蔚这些收受的藏物就全部堆放在这里。大量的洋酒、音响、笔记本电脑,以及照相机、摄象机等。另外还找到了李国蔚转移到亲戚、朋友家里和广东银行的现金和存折。  
饶正飞:“一开始他是以攻为主,后来以防为主,最后彻底投降。”  
李国蔚机关算尽,进口的等离子电视,居然花10块钱贴上一个国产品牌的商标。他甚至想到特制一个煤气罐,把贪污受贿的钱藏到夹层里。更绝的是,这个煤气罐能正常使用。看来,李国蔚早就为东窗事发这一天做准备了。  
李国蔚在被查处之后,一直采取拒不开口,沉默对抗的态度。而我们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也被他拒绝,李国蔚说,这是让他很没面子的事情。  
 2004年11月7日,李国蔚被刑事拘留,11月19日被执行逮捕,正式被移送到司法机关。2005年1月12日,赣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李国蔚提起公诉。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杨坚,在看守所第一次见到了李国蔚。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杨坚:“李国蔚很激动,多次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庭,律师怎么还没来,很焦虑的样子。”  
在经过一系列的司法程序之后,2005年3月7日在这个最大的法庭正式开庭,当时这个有210个座位的法庭座无虚席。在法庭上,李国蔚对公诉机关指控自己收受钱物的事实,基本承认,同时对一些赃物和证据进行了确认。但是在一些收受钱物的性质上进行了辩解。  
原赣州市公路局局长李国蔚在法厅上说的一段话:“我收詹皇增的财物共计11.215万元,有8000元是5月份送的,那时根本没谈工程的事,我们是朋友,这钱是他给我的零花钱。"路易十三"是因为我们经常有来往,我也送了他许多赣州的土特产,他就送了瓶酒。"  
法庭经过激烈的辩论之后,一审判决如下:李国蔚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5年4月12日,作为主审法官杨坚第三次到看守所。  
杨坚:“我们要确定一下他是否上诉,结果李国蔚讲不上诉,服判。”  
 2005年4月12日,李国蔚从看守所被移送到了赣州监狱,他将在这个高墙之内度过自己的监狱生活。而他17岁的女儿,将在今年参加全国统一高考。在赣州市纪委提供的资料中,我们发现了李国蔚唯一面对镜头时的一句话。  
李国蔚:“什么都无所谓了。”  
李国蔚被查处后说过这样一句话:“查到我了,算我运气不好。”  
赣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萍说,李国蔚产生这种心态,既有他个人的原因,也有制度上的因素。我们的记者在赣州市采访时了解到,目前赣州市公路局已经一分为三,机关和下属的经济实体彻底脱钩,管理权力被分散下放到各县市。而当地政府已经制定了一套惩治和预防腐败的总体方案,确定在19个市直属机关部门进行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