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全国文明单位专题

干了20多年城市“美容师” 她迷上了这座城市

图:丁焕青(右一)和同事自编自演快板书,向市民宣传文明创建

 

环卫路长,怕是城管系统最小的官儿了。今年56岁的丁焕青就在许昌市城管局担任着这样一个小官儿。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她从一线保洁员干到这个最小的官儿已风风雨雨20多年了。20多年来,她见证了城市的发展变化,也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宝贵年华。披星戴月,风吹雨打,为了这份工作,她付出了太多。道牙、垃圾桶、小胡同……她对所在美丽小城的这些“部件”再熟悉不过了。她和她的团队每天都尽心尽力地让它们保持干净、整洁,以便人们醒来就会看到整个城市呈现出最美的容貌。
由于工作忙,20多年来,她觉得自己欠家庭太多。可丁焕青喜欢这份工作,即便是2005年退休后,在家歇了不到两个月的她又被单位返聘。多年来,她的付出获得了单位和大家的认可,多次被评为许昌市“十佳城市美容师”和环卫工作“先进个人”。

与群众打成一片的小官儿

“王师傅,你好!”6月13日上午,在许昌市区北大街,路长丁焕青和居民打着招呼。在这一片儿,提到丁焕青,商户、居民和保洁员都很熟悉,很多居民和她成了朋友。见到熟人,丁焕青总是热情地打招呼,大家也亲切地予以回应。
北大街,文化街,南北平定街,赵家胡同……每天早上6时许,丁焕青就在自己的辖区忙活起来了。查岗、督促保洁员清扫、步行检查卫生死角……这样的程序,无论阴晴雨雪,她都忙个不停。
而丁焕青只不过是19位保洁员的头儿——许昌市城管局门前三包管理办公室的一名路长。今年56岁的她,在她的团队里并不算最大的,年龄最大的要数65岁的保洁员李美菊,年龄最小的则是38岁的张金玲。但作为路长,丁焕青操的心比谁都多。

一直在路上忙的人

1990年丁焕青刚从事环卫工作时,她的家人很反对。“都觉得这个职位不光彩,苦、脏、累,而且被人瞧不起!”丁焕青说,当时女儿才半岁大,需要有人照顾,但家里双方老人走得早,更多的要靠丈夫和她,所以丈夫特别不想让她做这份工作。环卫工每月八九十元钱的工资,在当时还不算太低,闲不住的丁焕青总想干点儿事,减轻家庭经济负担。“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踏实,工作没什么贵贱。”丁焕青还是选择成为许昌市环卫处的一名环卫工。
“刚上班是在许禹路,随后到五一路工作。五一路居民多,水泥厂、电厂也在那儿,运货的驴车多,产生的垃圾也多!按规定4时30分上岗,我怕扫不完,经常3时许就从家里出发了。”说着,丁焕青的眼睛立刻湿润了。“女儿两岁那年冬天,丈夫要上夜班,我天不亮就从家里出来扫地!等我回家时发现女儿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门口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嘴唇就冻得发紫,小腿都红肿了……”
干这行,不顾家。无论逢年过节的假日,还是星期天,环卫工都享受不到。一年365天,没有特殊情况,丁焕青一直在路上忙。

一颗热心赢得大家尊重

“路段不稳定,在于路长。作为路长,要以身作则,不怕吃苦,不怕吃亏。有事时,站在前面,做他们的坚强后盾;出问题时,路长要敢于承担责任,路段需要团队精神。”谈起如何管人,丁焕青说,保洁员年龄偏大,接受能力有快有慢,需要路长耐心、虚心帮助。“路段工作全靠他们,做他们的贴心人,经常和他们沟通,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才能使他们工作起来更有劲头,城市才会更干净。”
保洁员很辛苦,每月工资800元钱,而丁焕青的工资也只比他们多出100元钱。
丁焕青所负责的北大街,小门店特别密集,住家户多,人流量大,卫生工作一直是一个难点问题。每天从早到晚,她骑着车子在路上不知跑多少趟,边检查边干活,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她觉得许昌越来越有魅力

“我最怕结冰,怕保洁员摔伤;怕下雨,那样落下的树叶容易堵塞箅子井盖,保洁员要卷起裤腿,跳进水里用手扒开!”丁焕青说,城市这么干净都是大家努力干出来的,现在全市上下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同样需要扎扎实实地去干。
“有次,我站在街头拿着喇叭宣传,有人说我是神经病,但也有人为我拍手叫好。”丁焕青说,站在街头宣传,有人觉得没有面子、丢人,可自己是为了工作,为了让整个城市更美好,所以她一定要张口去说、去做,而且还要做好。
在丁焕青看来,许昌越来越有魅力了。她说,等有一天自己退休了,她会将这个美丽“大家园”细细端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