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城管纪实 > > 他山之石

探讨|推进“非接触性执法”需要重点解决哪些问题

阅读次数: 出处: 发布日期:2018-06-22 11:41:00

为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实现执法效果与社会效果相统一,浙江省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积极探索“非接触性执法”。

 

所谓“非接触性执法”,即执法人员利用信息技术手段获取有关当事人违法事实的证据材料,形成当事人“零口供”下的完整证据链;再通过留置或邮寄送达等方式,完成“零接触”下的告知程序;最后通过法院非诉执行,保障行政处罚执行到位。

 

“非接触性执法”规避执法人员与违法当事人产生正面冲突的风险,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破解当前一线执法环境矛盾冲突激烈的困局。

 

一、主要做法

 

(一)提升执法装备,揪出“躲猫猫”

 

完善设备保障是推行非接触性执法的前提。鉴于“非接触性执法”对前期违法证据的采集要求较高,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在为全体执法人员配备执法记录仪的基础上,于今年4月选取了全市10处市容秩序违法违规行为高发点进行试点,设置高清电子远程监控摄像头。

 

执法人员可以通过手机客户端软件开展24小时不间断远程视频监控取证和管理,为违法行为的有效取证、及时立案奠定了技术基础。

 

今年3月,执法人员在巡查时发现,该市双港路人行道上存在垃圾乱倒现象。因为该路段周边有多家商户,在未当场查获的情况下,执法人员无法确定具体违法当事人。该局随即加强巡查力度,使出蹲点巡线、突击检查、昼夜巡查等“十八般武艺”,但违法当事人却玩起来了“躲猫猫”。为此,该处被选为远程监控的试点路段之一。

 

5月10日17时44分,远程无线视频监控清晰地记录下某经营户张某某乱倒垃圾的全部过程。在强大的证据面前,张某某承认了错误,接受了处罚。

 

通过这一案例可见,远程无线视频监控可为执法人员开展“非接触性执法”工作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撑,更能化为城市“千里眼”,全方位、全时段、无死角地监控城市管理中的难点,为违法行为人带上“紧箍咒”,避免出现执法队员下班违法行为人“上班”的“游击战”现象。

 

自试点工作以来,试点区域市容环境水平明显提升。

 

(二)加强部门联动,实现“1+1>2”

 

部门有效联动是推行非接触性执法的关键。加强与公安、市场监管、交警等部门联动,能有效解决取证难问题;加强与法院联动,能有效解决违法当事人拒不缴纳罚款、行政处罚执行难问题。

 

今年4月,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在处理一起文具店商户超门面经营案件中,因当事人拒不配合,执法队员即对其开展“非接触性执法”。

 

首先与玉环市市场监督局联动,获取该商户的营业执照信息和店主相关信息;再与该商户所在社区联动,获取违法行为发生地的监控视频资料作为证据补强;在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文书送达时,因当事人拒不签收,邀请社区工作人员作为见证人进行留置送达。

 

同时,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执法人员全程使用执法记录仪进行全程可视化记录,记录的内容既能作为案件的事实证据,又能在当事人可能出现阻碍执法行为时,为保护执法人员权益提供保障。

 

最终,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依法对该商户超门面经营的行为作出罚款人民币1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当事人未在规定限期内自行缴纳罚款。目前,该案还在6个月的行政诉讼时效内,该局将待诉讼期届满后移交法院强制执行。

 

(三)创新“三色执法”,实行“先礼后兵”

 

化解冲突是推行非接触性执法的目的之一。因城市管理以往采用的“接触性执法”常通过暂扣物品作为“筹码”换取违法人守法,这让违法当事人抵触情绪强烈,也导致群众对城管工作存在误解,甚至已经干扰到群众对城管执法工作的准确理解和客观评价。

 

为改变这一现状,玉环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提出“三色执法”理念,即第一次发现违法行为时,对当事人送达蓝色温馨提示单,表明对当事人首次违法表示宽容与理解,望其自行改正;第二次发放黄色提醒单,表明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进行提醒告诫;第三次则发放红色提醒单,表示对违法行为最后的警告;到了第四次才会采取强制措施。

 

自推行“三色执法”以来,该局共发放蓝色提示单80多张,黄色提醒单50多张,红色提醒20多张,人性化的执法措施不仅减少了执法实践中的矛盾和冲突,也有效提升了执法队伍形象,提高了社会认可度。

 

二、存在的问题

 

(一)如何打破信息壁垒,建立部门合作“绿色通道”

 

“非接触性执法”是以现场执法可视化、违法取证多元化以及法院强制执行保障到位为基本要素的执法机制,这就决定了“非接触性执法”需要多部门协同合作。

 

一方面要构建大数据,实现数据共享。加强资源整合,逐步实现与市场监管部门共享企业信息,与交警部门共享车辆信息,与公安部门共享天网信息等,利用数字化、精细化、智能化的科技手段,织密城市管理的“天罗地网”,为“非接触性执法”提供有力的取证保障。

 

另一方面要强化司法协作,提升执法效能。建立健全“城管+法院”渠道,探索双方互设联络员、联络室等形式,破解执行难困局,解决“非接触性执法”的后顾之忧,保障行政处罚执行到位。

 

(二)如何实现两全其美,平衡执法效率与执法效果

 

综合行政执法部门行使的处罚权内容庞杂且都属于“难啃的骨头”,尤其在市容管理方面,比如超门面经营、流动摊贩、乱堆放物品、乱晾晒等违法行为都具有易发性、反复性和动态性的特点,违法成本较低,覆盖面较广,行政处罚往往只能管理“一时”,违法行为回潮性较强。

 

“非接触性执法”虽有法院非诉执行程序作为后盾保障,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需要一系列手续和至少6个月诉讼期的漫长期限,无法促使当事人及时整改。

 

比如,当等到法院对一起不履行超门面处罚决定的案件进行执行时,当事人的店面很可能已经转让或停业,加上市容类案件处罚金额一般较低,违法当事人半年多超门面经营所获取的利润,可能远超过该缴纳的罚款,违法当事人通过违法行为获利的空间较大。

 

此外,综合行政执法部门经常在各类创建活动中担当主力军和排头兵,承担高效完成各项整治目标的任务。因此,如何在“非接触性执法”工作的推动中,平衡执法效率和执法效果,兼顾维护城市秩序和保障社会民生,是当下综合行政执法部门亟待解决的难点。

(三)如何提高综合素质,提升基层应对困难能力

 

非接触性执法工作打破了传统的执法模式,不仅需要执法人员改变固有执法理念,树立“科技+管理”的执法思维,掌握运用信息技术的能力,还需要具备较高的法律素养,避免因证据链不完备、程序不到位而引发行政败诉。

 

例如,根据法律规定,文书送达过程中本人不在的,可交当事人的同住成年家属签收,对于何为“同住成年家属”就要求执法人员具备法治思维准确判断。

 

2014年在河南省某市就发生这样一起行政诉讼,该市国土资源局的执法人员在处理一起土地行政处罚案件时将法律文书送达给与当事人同住一个院落的当事人父亲签收。后法院审理认为,两人虽是父子关系且同住同一院落,但已经分门另住,不符合“同住成年家属”的构成要件,不是适格的签收人,属于程序不到位。

 

在具体实践中,执法工作面临的情况错综复杂、千头万绪,综合行政执法队伍尤其是基层执法队员如何适应和有效运用“非接触性执法”这一新的执法模式,是个不小的挑战。

 

三、建议

 

(一)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制度保障

 

一方面,主管部门要加快制定“非接触性执法”工作的相关制度,明确“非接触性执法”的定义、适用范围、程序等,规范执法流程和相关要求;综合行政执法系统要通过广泛开展经验交流、编辑典型案例等方式共同推动非接触性执法贯彻落实。

 

另一方面,要努力引起各地政府重视,加大各部门间信息壁垒的整合力度和资金保障,充分发挥“互联网+”、物联网、云平台等载体在城市管理中的作用,提高信息化管理水平,推动城市管理从小城管向大城管、从粗放管理向精细化管理、从突击管理向长效管理精准发展,切实提高城市综合管理水平,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二)健全培训体系,完善人员保障

 

对比公安部门有专门的公安院校和专业的人才培养体系,综合执法行政部门缺少专业性、系统性的队伍培养模式。

 

要建立健全综合行政执法队伍科学化、长效化培养体系,培养一批高素质、高水平、高技能的执法队伍尽快适应综合行政执法工作所面临的新形势。

 

要通过积极探索和省内高校合作共建综合行政执法专业、定向委培优秀业务骨干、经常性开展全系统工作技能培训与比武、出台执法实务操作指导细则等多种举措,提升综合行政执法队伍总体规范化水平。

 

(三)建立信用体系,完善配套保障

 

配套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打好“非接触性执法+社会信用惩戒”的组合拳。加快建立一套城市管理领域的信用激励和惩戒机制,让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并结合报纸网站“晒老赖”、电视广播“播老赖”、行政审批“卡老赖”等方式,弥补“非接触性执法”中执行时效过长等方面的不足,推动和保障执法工作,倒逼个人和企业强化守法意识。

 

总之,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为执法方式的创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加强新科技在执法领域的深入应用,有效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是新时代城管人共同的使命。